茅臺成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團,股東凈賺426億,但董事長的年薪什么時候漲?

來自:創日報(微信號:chuangribao),作者:汪大

文|汪大


茅臺都變成奢侈品了?


你沒聽錯,前不久,茅臺酒廠宣布,最為經典的飛天茅臺價格由1299元提升至1499元,然后股價又是噌噌噌地漲,很快,貴州茅臺市值就突破萬億這相當于3個五糧液,5個洋河股份,10個瀘州老窖。


萬億市值是什么概念?現在茅臺在全球排名第66位(飲料行業排第4),超過奢侈品巨頭LV的母公司,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團。


創哥也沒想到去年牛逼閃閃的茅臺,今年還在繼續牛逼。


2017年年初,茅臺的股價才300元出頭,到九月底,它成了中國A股歷史上第一支股價穩定突破500元的股票,一個月之后又以649元的價格收盤。



僅僅十個月,市值就翻了一番。


500ml53度的飛天茅臺


作為社交圈里的硬通貨,茅臺酒自然也是供不應求。


飛天茅臺在直營專賣店每天限量供應18瓶,想喝上這酒,你不僅得早早去排隊,最多還只能買兩瓶(限購)。難怪有人說我們進入了“茅房時代”:要么把你手里的錢換成房產,要么就把你手里錢換成茅臺。


剛剛的除夕夜,茅臺更是霸屏紐約時代廣場。在這個被稱為“世界的十字路口”的地方,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“國酒”的風采。



回想17年前,茅臺上市,一共才募資22億,到現在已經累計分紅436億。投資人都說茅臺是“送錢菩薩”。


茅臺能這么牛逼,絕對離不開它背后的男人 —— 袁仁國。這個讓茅臺真的飛天的男人,不但沒有茅臺的股權,他2016年的年薪,才59萬……



不達目的,誓不罷休

為評“一級”直懟中央


袁仁國出生茅壩鎮,離茅臺鎮不遠。1975年,他以知青的身份進入茅臺酒廠,成為了最基層的制酒工。


當時的袁仁國剛滿18歲,每天干的都是些繁重的體力活,尤其是夏天,常常頂著40度的高溫,重復起糟、運糟、酒醅入窖這些枯燥的工作。



他這一干,就是十年。


可就在這十年間,名揚天下的“國酒”,卻因為酒廠位置偏遠,設備陳舊,連續虧損。所以在市場經濟興起的時候,很多工友都看不上茅臺酒廠給的死工資,紛紛跳槽到了民營小酒廠,大把賺錢。而袁仁國卻成了為數不多的留下來的人。


他留下來,只因為剛進廠的時候,帶他釀酒師傅說的一句話:“茅臺酒是給毛主席和周總理喝的,做茅臺酒,千萬不能三心二意。


給國家領導人釀酒,無疑是一份巨大的榮譽。后來,領導準備提拔袁仁國到遵義珍酒廠(與茅臺酒廠平級)當一把手,他再次拒絕。


袁仁國說:“我愛茅臺,我無法離開茅臺?!?/span>


圖片來源:國家地理中文網


袁仁國對茅臺愛,可不是嘴上說說。當茅臺酒廠被笑話的時候,只有他站了出來。


當時,國內正在評選“一級企業”,茅臺酒廠因為作坊式生產落選了!上了年紀的領導們搖頭嘆氣表示無奈:堂堂國酒竟然評不上“一級”?只有年輕氣盛的袁仁國拍案而起,他主動向領導請示,要去北京“討個公道”。


到了北京,袁仁國直接找到了國務院工業辦司長,直言不諱:“國外的技術再先進,也仿不了茅臺酒。茅臺的標準比國際標準更高!世界上只有一家茅臺!”


這番壯志情懷真的為茅臺酒廠爭取到了一次機會,輕工部決定再次考察茅臺酒廠。



袁仁國回去之后,立即按照國際標準進行技術革新,組織全廠大改造。半年之后, “國家一級企業”的牌子終于掛到了茅臺酒廠的大門口。


袁仁國這股狠勁兒也打動了當時茅臺酒廠廠長季克良。


季克良覺得這個敢想敢干的年輕人是個好苗子,便安排他輪崗鍛煉。于是,袁仁國又從供銷員一路踏踏實實地干到了廠長助理,不論釀造還是銷售他都非常熟悉,沒過多久,就被提拔為副廠長。


可這副廠長不好當啊,剛上任不久的袁仁國就迎來了一次史無前例的挑戰。



組建“敢死隊”,挽救茅臺

5個月完成1300噸銷量


1998年.東南亞金融危機還沒結束,國內又鬧出了假酒事件。

 

山西爆出假酒案,數十人死亡、上百人中毒


白酒行業的凜冬來得猝不及防。到1998年7月,茅臺酒廠最初定下的2000噸銷量,僅完成了700噸,再這么虧下去,茅臺酒廠很可能要完……


這時,袁仁國又站了出來。這個副廠長搖身一變成了銷售總經理。老廠長季克良心里也清楚,只有他能力挽狂瀾。


臨危受命,袁仁國連夜組建了一支17人的銷售敢死隊,直奔銷售第一線,袁仁國對他們下了軍令狀:“多苦多累、流血流汗不要講,必須完成任務”;他自己則帶著茅臺壓箱底的陳釀,在全國各地舉辦白酒研討會,訂貨會。這些30年,50年甚至80年的精品陳釀,迅速引起了市場的轟動。



不達目不罷休,袁仁國不就是這種人嘛!不到五個月,他就順利完成了全年剩下的三分之二的銷量。到1998年年底,茅臺的銷售額和利潤都達到了歷史新高。


這一切,季克良都看在眼里。在茅臺酒廠完成股份制改造時候,這個老廠長無比欣慰地把董事長的位置交給了袁仁國。


要說這個袁仁國,狠是真狠。


他一當上董事長,就利用這次危機,搞起了成本控制、人事待崗的制度,直接廢除了茅臺酒廠對員工的終身雇傭制度,連一些干了幾十年的老干部,都變成了勞動合約一年一簽,拿績效工資的“臨時工”。


這不是砸人家鐵飯碗嗎?沒想到工友們非但沒抱怨,反而私下討論:“有這樣的廠長,茅臺就有指望?!?/span>


果然,到了2001年,茅臺在上交所成功上市,募資22億。


有了錢的袁仁國只做了兩件事:


為了保證茅臺擴產不缺水,他花了兩億在赤水河邊修建供水工程。


為了保證原料的最高品質,他大規模征集農地,推廣有機種植技術。


茅臺鎮全景圖


不得不佩服袁仁國的獨到的眼光,這些措施讓茅臺保持著每年1000多噸的穩步增長,到2017年,茅臺的基酒年產量已經暴增到了4.28萬噸。


連著名投行 ——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也說:“這家中國頂級白酒企業已徹底打開了成長空間,它的未來不可限量?!?/span>



戰狼吳京自發打廣告

國酒的名號可不是吹出來的


袁仁國說:“一個企業要做大做強做久,需要有效運用文化精華、技術精華、智慧精華等精細化管理,來指導、促進企業的發展?!?/span>


“確保質量,傳承工匠精神,”是他始終掛在嘴邊的話。


從原料采購,到基酒生產,再到最后的勾兌,袁仁國確保了茅臺幾十年如一的品質。



在其他白酒搞多元化,擴產降價的時候,袁仁國死死咬住了茅臺的價格。他要求經銷商必須力挺茅臺,不得降價,甚至不惜放棄銷售旺季,嚴控供貨,讓市場重估茅臺的價值。


在讓茅臺酒保持高端的同時,袁仁國也想著法子讓它與大眾更親近。過去的兩年,他四處奔走,為茅臺找了很多新朋友。



先是聯合阿里巴巴,跟馬云簽了大數據協議,袁仁國順勢賣給了馬云2000斤茅臺。(簽約儀式上的馬爸爸顯然是美滋滋,這波穩賺不虧?。?/span>



然后,在去年的反腐大戲《人民的名義》里,我們看到正義天使侯亮平,也是國酒茅臺的死忠粉。



緊接著,又在創造了57億票房神話的《戰狼2》里,看到吳京吹瓶茅臺。


很多人還以為這是茅臺的廣告植入,可萬萬沒想到,愛國戰狼吳京完全是在免費幫國產品牌做的宣傳。


得知此事的袁仁國第一時間向吳京發去感謝函,還組織員工包場看電影。



這讓原本對白酒不感興趣的年輕網友們也開始關注茅臺,大贊茅臺不愧是國酒,懂得感恩……


可創哥覺得,要說茅臺的國酒風范,不得不提袁仁國對同行的態度。



去年,郎酒旗下的青花郎提出“兩大醬香白酒之一”的廣告詞對標茅臺,網友們正等著茅臺反擊,袁仁國卻說:“茅臺和郎酒是醬香酒陣營最重要的兩家企業,都是家喻戶曉的品牌,我們不應該以詆毀或者拉下限的方式競爭?!?/span>


于是,他帶著茅臺的黨委書記訪問了郎酒。后來,還帶著郎酒一起去東北做宣傳。


反觀其他行業,競爭對手總是在相互拆臺。而對于一家真正優秀的企業來說,一個有品質,有實力的競爭對手是值得尊重的。茅臺這種廣闊的胸懷,或者說袁仁國這種廣闊的胸懷,是茅臺成功的最重要原因。



說來也巧,出生在 “中國酒都” —— 赤水河畔的袁仁國的生日與祖國是同一天,他似乎生來就與國酒結緣。


他的第一份,也是唯一一份工作就是打造國酒茅臺。從一個最底層的釀酒工做起,四十多年,一路走來,袁仁國把人生最好的年華都奉獻給了自己摯愛的國酒事業。


袁仁國說:“茅臺酒對我來說,意味著事業和生命,我要把我的生命和血液融入茅臺酒之中?!?/span>



去年,茅臺銷售額已達600億元,國內外經銷商多達兩千家,營銷網絡覆蓋全國所有地級城市和全球七十多個國家,穩穩占據國內高端白酒的半壁江山。


今年,袁仁國定下了新的目標:2020年,他要把茅臺賣到全世界,他要帶領茅臺趕超世界酒業第一巨頭帝亞吉歐,讓中國茅臺成為世界第一酒。


創哥覺得,他不是在吹牛逼。

推薦↓↓↓
電商